暂无更新x

一个扔更新的小号

沉迷游戏不打算自拔
看到那个关注键了吗?别点
就是个打字的
乙女向,all主角向吃的比较多
这人脑子有病
跳坑狂人
最近在搞原创

我好菜,我想要朋友quq
我好弱,我想要云追月【哀嚎】

塞北集合,跳楼跨年。
2018.12.31.23:50的时候我开了一个20人的团,集合准备跳楼,然后。
一个团不够。
接下来我们帮主去开了一个,两个团【不全是我们的人】外加很多其他人过来围观的零零散散的队伍。

暗香跳楼队,不只有暗香。
华山医疗队,不只有华山。

塞北,铁衣堡。

以己信而择生。瑶台清月元旦快乐。

愿新的一年,暗香跳楼队依旧是这样。
不会改变,不想改变。

帮友帮【?大概】华山医疗队【好像是403】宣传一下,华山医疗队招人。

帮自己宣传一下,求求你们看看我上一篇文,点下红心蓝手,救救孩子,孩子想要云追月quqqqqqq

【楚留香手游】关于等待着旅人回家的孩子

【是这样的,我想参赛quq【救救孩子】

【提前新年快乐。】

【那个…能给个评论不。】

【高亮!!同区或者知道我是谁(啥玩意??)的帮派成员看到请不要随意带入!!!请将这个当成一个架空世界!谢谢谢谢!orz】

0

“新年快乐。”

除夕早上,暗香对着空无一人的帮派驻地说。

1

他不是帮主,他只是个小小的云中君,不过目前这里,或者说这个帮,每天在线两个人,一般都是他和帮主而已。

他一个人去置办年货,用自己的钱买了很多东西,为了回去将广场装扮的漂漂亮亮。虽然没有人,但他也要将这里做到最好。

他是等待着不归旅人回家的孩子。

2

往年副帮主华山会给大家表演舞剑,左护法武当会给大家带来好吃的糕点,右护法暗香香虽然常年出任务,但每到新年他都会推掉所有的事情,在0点之前赶回来,和大家一起跨年。

洛神云萝还有沧萝,两个小姑娘会和华姐一起包饺子给大家吃,有时候还会放一枚洗干净的铜钱在里面。

3

“暗香你吃到铜钱了!”

在第一次吃到铜钱时,暗香不知道那是什么,叼着铜钱一脸茫然。

第二年又是暗香吃到了有铜钱的饺子,太过欧洲人已经被举报。

第三年,暗香决定最后一个吃,他坐在旁边吃着糖葫芦,他的兄弟华山山拿一个饺子直接塞到他嘴里,他差点被铜钱噎死。

“你那时候的样子傻爆了。”

第四年亲友云梦回忆着前几年吃饺子时的事,暗香随手抓起一个饺子,没吃,他讲饺子撕开,铜钱掉了出来。

“哇哦……”



4

这是第五年。

上一年的大家陆续离开了。每一个人都在互相拥抱对方告别,而每一个离开的人和他拥抱的时间都是最长。

“来沾沾暗香的好运,相信我们马上就会回来。”

但没有一个人回来。

暗香问帮主,帮主不说。

暗香路过帮主的房间,他清楚的听到了帮主的抽泣声。

5

“他们去那里了?”

暗香将刀尖对准了帮主,大声接近嘶吼地问着他,帮主没有说话,他平静无波的眼睛望着暗香,只是这一双眼睛,就将暗香的伪装击溃。

被用这种视线盯着的暗香有些忍不住了,他哭了出来。

哭的很惨,声音很大。

“你告诉我他们去那里了啊!”

孤月匕掉在地方,暗香抓着帮主的衣服,大声喊着,眼泪和鼻涕弄脏了围巾,看着暗香这幅样子,帮主好像也忍不住了,抱着他一起哭了起来。

两个人,一个男人一个男孩,就这样,在只有他们的帮派驻地,抱着对方哭泣着。


6

后来谁都没提起这个事,转眼间又到了新年,暗香一个人出去采购年货,一个人去装扮广场,一个人去送别也要回家过年的门客们,一个人。

等等…一个人?

7

暗香找不到帮主了,无论哪里,都,找不到了。

他闯入帮主的房间,房间装饰都和以前一样,只是柜子上的武器架,他的霜兰匕不见了。

暗香可能猜到了什么。

8

今天是除夕,昨天忙活一晚上的暗香有些累了,他趴在桌子上休息,准备在临近半夜的时候再醒来包饺子。

这是只有他一个人的年,只有他一个人。

他的枕边有一枚小小的铜钱,铜钱上还有些红褐色的水渍。






“嘘……”









9

“你们看,他睡了!他睡了!”


“洛神组去包饺子,诶诶,记得放铜钱啊。”


“糕点买回来了,他现在还在睡吗?”


“诶呀,还没醒呢,你们快点去准备啊!”


“这装饰整得不错,真不愧是他呢。”


“他好像要醒了!你们动作小点声啊!”









10

“……你们。”

暗香醒了,他看到自己的房门半掩着,他出去,来到了广场,他看着失踪一年,现在在帮派广场里在忙活的帮友,大家也发现他来了,停下了手中的活,刚想说点什么,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“那个…新年快乐?”

副帮主华山尝试着开口,得到的只是沉默。

沉默持续了好久,不知道是哪里传来钟声,暗香的眼泪终于憋不住了,他腿一软,直接跪在地上大哭,其他人见状赶紧来安慰他,暗香哭的很凶,声音也沙哑的有些不成样子,他本能的发声,用沙哑的嗓子嘶吼着,仅仅一句话。

“新年快乐啊!”
【混蛋。】





【帮友们只是有事离开了而已,他们最后都回来了。吧……】

【给各位吐槽一下,我们一个一级小帮会进了小组赛…。】

【对面说我们没人,然后我们大家把很多a游的(即使不是我们帮的),去其他帮玩得人都叫了回来,我们从来没有那么热闹…。】

【现在帮派频道和门派频道一样。】

【玉人歌,瑶台清月。欢迎找我玩。】

【以上。我想要个评论…能给个小红心小蓝手不quq】

【救救孩子,孩子想要云追月quq】

堆雪人堆雪人!!!
我爱这个活动!!!
又是周六,开始搞事【ye】

玉人歌瑶台清月
暗香跳楼队【id616】
欢迎加入我们,一起变得佛系xx

又是跳楼的时候【升天】

玉人歌瑶台清月,让我们快乐蹦迪!
帮蹲一个暗仔和华仔,就这样

关于小松叶和小枫叶。【双华】

【华山内销bl】

【帮派里的人的同人】

【他们真可爱。】

【烨磐是女号,不过这里性转】

【暗香跳楼队,玉人歌,瑶台清月】

【了解下?】

【麻烦给点评论。】

【顺便你们觉得是松枫还是枫松?】


【从前有两片小树叶,他们被我做成了一个书签。】

烨磐和叶枫从小就是在华山派一起长大的好朋友。

【一个是一段松树枝,上面有一撮松叶,一个是枫叶,我将他们系在红线的两端。】

他们两个天生就有着非同常人的默契,有路过的算命先生说过,他们早就被姻缘的线绑在一起分不开了。

【有一回我不小心把松叶弄丢了,连着红线,怎么都找不到。】

叶枫敲开了烨磐的门,不过烨磐今天好像不在。有人说烨磐他为了门派发展去行跑商了,要等几天才能回来。

听完这些,叶枫不经意的搓了搓小指,这一幕被朝燕山看到。

“居然真的有人会信姻缘红线缠小指那种东西吗?哈哈。”

吴叙一喝着茶,他不会说,他的这位兄弟小指的红线,连着一个他不希望再见到的人。

【后来我在角落里找到了它,它有点奄奄一息。】

“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。”

“这傻娃子估计被打的时候先想的事保护货物吧。喂,你看我干嘛?”

“你们一个师门的诶,背他回去啊。”

“为什么??”

朝燕山和吴叙一捡到了烨磐,程序误捏了个决给他回血,其他伤口被吴叙一简单的包扎后,扔给朝燕山让他把他背回华山。

“你不希望他们在一起吗?”

“谁?”

“烨磐和叶枫。”

这个问题直接问住了朝燕山,他不抗拒断袖之好,到这种事如果真的发生同门身上,他会去祝福还是其他什么,又或者…这事发生在他自己身上。

【我将他们换了一根绳子,重新绑在一起。】

“烨磐的伤不重,但不好好调养可能会伤了根基。”

听到这,叶枫便开始寸步不离的守着他。

“开心吗?”

来串门的吴叙一坐在烨磐的床上,看着刚刚喝完药出去散步回来的烨磐。

“他可是很在意你呢。”

在朝燕山将烨磐背回来的时候,叶枫以为他出了什么很严重的事,直接吓呆在哪里。

“他……怎么了?”

“受了很严重的伤,具体原因不知。”

朝燕山将烨磐放在床上,他回头看到了叶枫烟紫色的眼睛中好像闪着微微红光,而这些不易察觉的红色闪光又在他发现朝燕山正在看向他时消失。

“程序误去找云梦的医者了,大概马上就到。”

“你喜欢他吗?”

“这可真是直球呢。”

烨磐坐在吴叙一身边,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一会。

“大概,不讨厌。”

【它们现在在哪?】

“兄弟啊…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。”

“……真巧,我也是。”

野外,绿林劫匪,叶枫和烨磐背靠着背,警惕着这群来意不善的家伙们。

“那我们…结束了之后一起说给对方听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即使他们知道自己可能没有以后。

【在一次不小心,我将他们掉到了地上,枫叶在我的不经意直接折断了。】

“叶枫…?”

烨磐看着叶枫一头撞在河边的树上,血液从他的后脑勺流出来,而那群劫匪好像还不满意,持着刀向叶枫走去。

烨磐挑开面前的敌人,疯了一样的朝着叶枫的方向冲过去。

劫匪的刀挥砍了下去,他来不及了。

【啊,不过我的朋友及时发现并且提醒到我了。】

“嗨。”

吴叙一笑嘻嘻的蹲在叶枫倒下靠着的树上,一个烨磐不认识的暗香一刀划过持刀人的脖子,他又往烨磐的方向射出一根透骨针,在烨磐来不及躲闪时,针蹭过他的头发飞过去,扎在了正准备偷袭他的人的眉心。

“你们也来摘这恶霸的头啊?不好意思,我们还要交榜,我就拿走了。”

吴叙一踹了踹被他制服已经半死不活的匪头,他舔舔嘴唇,一刀下去需要打码。




【枫叶已经不能再作为书签了,我用透明塑料板将枫叶夹在里面,松叶挂在外面,当然,绳子也还在。】

“我…等你醒来。”

烨磐守着床上的叶枫,自从那次受伤之后,叶枫一直处于昏迷状态。他像叶枫守着他一样守着叶枫,虽然那时的他醒着,而他睡着。




















【……】

“我…是不是还亏欠你一句话没说?”

“我…”

“我喜欢你,烨磐。”

深夜,烨磐坐在叶枫的床边自言自语,突然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我们脱险了,烨磐,我想说的话,我喜欢你,烨磐。”

“……喂,你刚醒来就说这种肉麻的话吗。”

“哇,小烨磐。”

醒过来的叶枫,费力地坐起来靠在烨磐身上,烨磐好像看到了这只大型犬的耳朵已经因为极度失望耷拉下来。

“我也喜欢你,傻……唔。”

接下来的话,泯灭在一个吻里。

【嘘,该睡觉了。】

风吹灭了蜡烛。

不过夜还很长。

今天也在快乐跳楼!
然后被打了【嘁】
回帮派了回帮派,外面的世界太危险。
用罐子摆了我们帮派的标志!【还好帮主没写跳。】
特别鸣谢燕山和尘尘!

玉人歌 瑶台清月,了解下

以己信而择跳

为了控诉学校只放了三天假,我们相约在鸡鸣寺,一起跳楼!x
宛如快乐的小熊软糖!xx
最后感谢华山医疗队的救助。
玉人歌瑶台清月了解一下啊【快鬼服了…。】

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!
我头衔是
【我好菜我想要朋友】

唯一一个比较满意的颜色?
还没有达到想要的现货emmmmmm
我永远喜欢恩怨组.jpg

【不要跟我讨论字…我知道不好看……】
【原本应该用玻璃笔的,但是找不到了……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