暂无更新x

一个扔更新的小号

沉迷游戏不打算自拔
看到那个关注键了吗?别点
就是个打字的
乙女向,all主角向吃的比较多
这人脑子有病
跳坑狂人
最近在搞原创

有没有脑叶的主管跟我换员工或者一起玩啊[嚎]

关于小松叶和小枫叶。【双华】

【华山内销bl】

【帮派里的人的同人】

【他们真可爱。】

【烨磐是女号,不过这里性转】

【暗香跳楼队,玉人歌,瑶台清月】

【了解下?】

【麻烦给点评论。】

【顺便你们觉得是松枫还是枫松?】




【从前有两片小树叶,他们被我做成了一个书签。】

烨磐和叶枫从小就是在华山派一起长大的好朋友。


【一个是一段松树枝,上面有一撮松叶,一个是枫叶,我将他们系在红线的两端。】

他们两个天生就有着非同常人的默契,有路过的算命先生说过,他们早就被姻缘的线绑在一起分不开了。


【有一回我不小心把松叶弄丢了,连着红线,怎么都找不到。】

叶枫敲开了烨磐的门,不过烨磐今天好像不在。有人说烨磐他为了门派发展去行跑商了,要等几天才能回来。

听完这些,叶枫不经意的搓了搓小指,这一幕被朝燕山看到。

“居然真的有人会信姻缘红线缠小指那种东西吗?哈哈。”

吴叙一喝着茶,他不会说,他的这位兄弟小指的红线,连着一个他不希望再见到的人。


【后来我在角落里找到了它,它有点奄奄一息。】

“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。”

“这傻娃子估计被打的时候先想的事保护货物吧。喂,你看我干嘛?”

“你们一个师门的诶,背他回去啊。”

“为什么??”

朝燕山和吴叙一捡到了烨磐,程序误捏了个决给他回血,其他伤口被吴叙一简单的包扎后,扔给朝燕山让他把他背回华山。

“你不希望他们在一起吗?”

“谁?”

“烨磐和叶枫。”

这个问题直接问住了朝燕山,他不抗拒断袖之好,到这种事如果真的发生同门身上,他会去祝福还是其他什么,又或者…这事发生在他自己身上。


【我将他们换了一根绳子,重新绑在一起。】

“烨磐的伤不重,但不好好调养可能会伤了根基。”

听到这,叶枫便开始寸步不离的守着他。

“开心吗?”

来串门的吴叙一坐在烨磐的床上,看着刚刚喝完药出去散步回来的烨磐。

“他可是很在意你呢。”

在朝燕山将烨磐背回来的时候,叶枫以为他出了什么很严重的事,直接吓呆在哪里。

“他……怎么了?”

“受了很严重的伤,具体原因不知。”

朝燕山将烨磐放在床上,他回头看到了叶枫烟紫色的眼睛中好像闪着微微红光,而这些不易察觉的红色闪光又在他发现朝燕山正在看向他时消失。

“程序误去找云梦的医者了,大概马上就到。”

“你喜欢他吗?”

“这可真是直球呢。”

烨磐坐在吴叙一身边,认认真真的思考了一会。

“大概,不讨厌。”


【它们现在在哪?】

“兄弟啊…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。”

“……真巧,我也是。”

野外,绿林劫匪,叶枫和烨磐背靠着背,警惕着这群来意不善的家伙们。

“那我们…结束了之后一起说给对方听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即使他们知道自己可能没有以后。



【在一次不小心,我将他们掉到了地上,枫叶在我的不经意直接折断了。】

“叶枫…?”

烨磐看着叶枫一头撞在河边的树上,血液从他的后脑勺流出来,而那群劫匪好像还不满意,持着刀向叶枫走去。

烨磐挑开面前的敌人,疯了一样的朝着叶枫的方向冲过去。

劫匪的刀挥砍了下去,他来不及了。


【啊,不过我的朋友及时发现并且提醒到我了。】

“嗨。”

吴叙一笑嘻嘻的蹲在叶枫倒下靠着的树上,一个烨磐不认识的暗香一刀划过持刀人的脖子,他又往烨磐的方向射出一根透骨针,在烨磐来不及躲闪时,针蹭过他的头发飞过去,扎在了正准备偷袭他的人的眉心。

“你们也来摘这恶霸的头啊?不好意思,我们还要交榜,我就拿走了。”

吴叙一踹了踹被他制服已经半死不活的匪头,他舔舔嘴唇,一刀下去需要打码。






【枫叶已经不能再作为书签了,我用透明塑料板将枫叶夹在里面,松叶挂在外面,当然,绳子也还在。】

“我…等你醒来。”

烨磐守着床上的叶枫,自从那次受伤之后,叶枫一直处于昏迷状态。他像叶枫守着他一样守着叶枫,虽然那时的他醒着,而他睡着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……】

“我…是不是还亏欠你一句话没说?”

“我…”

“我喜欢你,烨磐。”

深夜,烨磐坐在叶枫的床边自言自语,突然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我们脱险了,烨磐,我想说的话,我喜欢你,烨磐。”

“……喂,你刚醒来就说这种肉麻的话吗。”

“哇,小烨磐。”

醒过来的叶枫,费力地坐起来靠在烨磐身上,烨磐好像看到了这只大型犬的耳朵已经因为极度失望耷拉下来。

“我也喜欢你,傻……唔。”

接下来的话,泯灭在一个吻里。



【嘘,该睡觉了。】

风吹灭了蜡烛。

不过夜还很长。

今天也在快乐跳楼!
然后被打了【嘁】
回帮派了回帮派,外面的世界太危险。
用罐子摆了我们帮派的标志!【还好帮主没写跳。】
特别鸣谢燕山和尘尘!

玉人歌 瑶台清月,了解下

以己信而择跳

为了控诉学校只放了三天假,我们相约在鸡鸣寺,一起跳楼!x
宛如快乐的小熊软糖!xx
最后感谢华山医疗队的救助。
玉人歌瑶台清月了解一下啊【快鬼服了…。】

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!
我头衔是
【我好菜我想要朋友】

唯一一个比较满意的颜色?
还没有达到想要的现货emmmmmm
我永远喜欢恩怨组.jpg

【不要跟我讨论字…我知道不好看……】
【原本应该用玻璃笔的,但是找不到了……】

可能会开一个乌鹭男指的短篇
[我真的喜欢乌鹭quqqq]
[不过删游了也没有攻略他……………]

我…额……很早之前就想过,但我懒我就一直没有改……
以后可能会尽可能的修改下温疫的人设,至少……让他比较像官设……
和剧情里的指挥使对照我这…………也太ooc了不是吗?hhhhhhhhhh

就这样,这是一个没写完的睡前脑洞

【七日】我家指挥使变成神器使了怎么办 1.5【没写完的2】

【你谁啊?这么烂也敢发。【ooc预警】
【好久不见……呃……………】
【我就是个打字的垃圾…嗯……………】
【估计也没人看,过几天会把之前的也一并删除。【不一定】
【以上】


“你就给我……”

“永远的闭嘴吧。”

声音被永远的剥夺了。

“好久不见啊,各位。”

中央庭,现在的黑门纪念馆。曾经的神器使都重新聚集到这里了,那一定是有大事发生。

“温疫!你这家伙当初……”

珈儿用力揉着温疫的脸,他也不介意,任由这个不认识的女孩子揉搓他的脸。

“好了,别玩了,珈儿过来。”

西比尔阻止了珈儿不停揉他的脸的举动。温疫从高椅子上跳下来,在人群中找到晏华,躲在他身后。

“……温疫。”

“今天把大家再次找过来是因为他,和大家打个招呼吧。”

安托对依旧躲在晏华身后的温疫说着,但温疫只是微微冒头,接下来就又躲了起来。安托涅瓦无奈的笑了,晏华直接把他整个人都搬到前面来,强迫着他与大家见面。

“……”QAQ

“唉…别哭啊……”

“他现在是神器使,至于神器……可能是他头发绳上的小方块。”

终于不哭了的温疫被安托安慰着睡着了,他躺在椅子上,枕着晏华的大腿背对着以前的神器使们。

“为什么是可能?”

幽桐听出了话里不对,毕竟可能这个词用在这里很奇怪。

“可变化。”安托将温疫的发绳取下来,黑核再一次化作烟尘消失了。“不过除了温疫之外的人碰到它,它就会立刻消失就是了。”

“等下的实战演练我们会让你们看看那个可变化是什么意思的。”晏华把温疫横抱起来,放到一边的长沙发上。

“等下各位从展示厅里把自己以前的神器拿回来吧。”安托将发绳交给零,让她去给温疫重新把头发系上。“给他打下掩护。”

“艾露比……你说为什么温疫他是长头发呢?”

“嘛,我以前想都剪掉结果被他骂了一顿,那要不要现在都剪掉呢?”

“别了吧,米菈也觉得温疫会生气吧。”

“没事啦白,就剪掉一点点而已。呜哇!”

乌鹭把这四个孩子直接拖走,从零的手里拿过发绳去帮温疫绑头发。

“剪头发之前要经过别人同意哦。”

安托将刚从展示厅拿回来的神器递还给她们,有了大剪刀的艾露比,快速的闪过安托涅瓦和乌鹭,冲向温疫。

“剪一点也没什么啦!啊!”

温疫醒了过来,用一把和她一模一样的剪刀挡住了她。温疫将她甩开,艾露比坐在地上略带茫然的看着他。温疫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剪刀变回黑核,在他手里消失又出现在他的发绳上。他手忙脚乱的把艾露比从地上拉起来,张张嘴想说什么但发不出一起声音,温疫都要急哭了。

“那个……温疫?”

艾露比发现了这个异常,刚想说点什么,温疫他就跑开了,他在人群中找到了安托涅瓦,一把抱住她,脸埋在她的衣服里。

“……等下我会详细说明的。”

“这是我模拟黑门做出来的。”雷切尔开心的介绍着他的杰作。“模拟黑门的怪物,都是有着不弱于普通黑门怪物的假想敌而已。”

温疫站在那个房间里,等待着怪物刷新。这个房间贯穿两层,二层的墙壁是透明的,几个年纪不大的神器使趴在玻璃墙上看,其他神器使都是比较认真的观察着,这个本应该被保护起来的指挥使,变成了应该冲在前线的唯一神器使。

“会怎样呢?”达尔维拉略带调笑的随口说着,却在其他人心里打出了涟漪。

【是啊,会怎样呢?】

第一波怪物出现,假想敌聚晶鸟。一群的那种。

“这么多没问题吗?”

“没问题的,在他刚来到这里时我就对他做过测试了,这也就是开胃菜级别。”

“珈儿……你怎么了?”泰丝拉坐在巨炮上,看着同样坐在她巨炮上愁眉苦脸的珈儿,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。

“没……我只是想……”

房间里,温疫再次用薇拉的魔蝎将在场地四周的聚晶鸟拉到中间,再一个死亡轮舞全部带走。

“他会不会变成活骸。”

珈儿的声音不大,被孩子们的惊呼盖了过去,不过还是有几个人听到就是了。



【那个……给个评论呗…………】

【七日之都】一个不老魔女和一个委托她照顾的孩子

【好久不见,我居然又写啦x】

【安托涅瓦x女指挥使【女指名字,沫,外貌官设】】
【大概是魔女集会的梗,不过这个是和 @脳洞モンスター  的联动,从小到老死的,大概能开几个段子……你们猜。】

【要说的就这样了】
【以上】

参加完魔女集会的安托涅瓦回到自己的书屋,出来迎接她的白猫站在柜子上,在她开门进屋的时候跳起来,像往常一样想要跳到她的怀里时,它在空中转了个弯,落到了柜子旁。

“喵喵喵!”

白猫在安托涅瓦的脚边不停叫着,跟着她从门口到里屋,一直在叫。

“小点声……”

安托可能觉得烦了,一个禁言咒让猫闭了嘴。猫上下跳了几下,又扯扯安托的衣服,见安托一直不理它赌气一样的走了。

“唉……”安托摇摇头,看着睡在自己床上的女婴,为她整整被子,便离开了房间。

“抱歉,白我错啦……”

就连平时最喜欢的小鱼干都不吃,白很明显是生气了。

【参加集会不带我就算了,还捡了一个麻烦回来喵!】

白猫拍打着两只前爪,很是那这看起来是非常生气了。

“对不起啦,下回,下回一定带你!”

把小鱼干往白的面前推进了一些,白看了一眼小鱼干咽了咽口水。

【那…那个女孩呢?!你为什么带一个累赘回来喵?!】

“这个……”

【她是个人类孩子,是没有学习魔法的潜质的喵!以前的你对于没有能力的孩子,可是连看都不看一眼不是吗?】

“是啊…可是这回……”

“被人拜托了呢……”

【涅瓦…答应我……一定要照顾好她……】

【这是我作为你的朋友的……最后一个请求。】

【她的名字……叫做……】

“沫。”

女孩躺在安托柔软的大床上,打了个哈气。




“安托……”

“怎么了沫?”

“那只猫是不是对我有恶意?”

约是两岁的沫拉着安托涅瓦的衣服,指了指白,刚刚还对她呲牙的猫在安托转过身来的一瞬间变得乖巧。

“喵~”

“……”

“白……”

“蛇尾草,蜥蜴爪子,一级红色魔力宝石……”

沫抱着白,不停的默念着安托委托她买的东西。

“蛇爪子,蜥蜴尾,红色魔力宝石……等等!魔力宝石是几级的来着?”

“蛇尾草,蜥蜴爪子,一级红色魔力宝石,你不停的念,白都记住了喵。”

白挥挥爪子赶走了飞过来的蜜蜂,沫抱着白不好意思的笑笑,接着向前走。

“那家店在哪里啊……”

“umm…白也不太清楚,以往都是安托自己来的,白只知道在那家店城市里,叫什么…也不清楚……”

“那就……随缘吧。”

沫在安托涅瓦那里没有学到魔法,倒是学到了万事随缘…嗯,佛系。

“我记得白…是很强大的魔兽吧!”

沫寻找着话题,白看了她一眼,略带一点高傲的回答

“是啊,目前最强的魔兽为5级,我可是4级的天花板喵。”

每次白说大话时它的尾巴都会不自然的摆动,这回,它的尾巴缠上了沫的手臂,沫无奈的笑着,听着这位“天花板”说着自己的故事。

“白以前的主人不要白了喵,她把白送给了安托涅瓦……”

尾巴不停的拍打,这是它不开心的表现。

“白的主人……是……?”

“啊…她叫霞,是一位非常强的魔女喵。在上上上一次的魔女集会中,她把我带过去,交给了安托就离开了喵,也不知道是为什么……”

白的心情有些低落,沫不知道该怎么安慰,她选择沉默。

“嘛…别在意我啦……沫也是被安托带回来的喵,沫以前的亲人朋友喵?”

“……比起白还记得自己的主人…我却什么都不知道呢。”

白用尾巴轻轻拍了拍沫的后背,毕竟这个孩子还是婴儿时就被带了回来呢。

“零的店铺…?就是这家吧。诶,白你怎么了?那片废弃物里有什么吗?”

“不,什么都没有。”

在沫没有看见的地方,白用它的尾巴将一块破碎的牌子埋起来。

对了,那块牌子上好像写着白夜馆呢。



安托看着和猫咪玩的开心的女孩,又看了看扔在一边的魔法书,她将书中夹页的照片拿出来,悄悄地放进自己的储蓄空间里。

“沫,如果你再不会背我就要制裁你了。”

“啊!别啊!安托!!”